招商加盟热线:

2

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

记者探访场:局发牌作电子化一局上万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4-12 07:32

  电子发牌器发牌,触摸屏上显示着的金额,3分钟就能让资翻上10倍,也能让数万乃至数十万的资分文不剩。这种全电子化24小时营业的百家乐局就藏身北京,而且还不止一处。

  《法制晚报》记者历时半年多,通过读者打来的热线电话和曾经参与的徒指点,发现有42家百家乐局藏身北京,并对其中5家百家乐局进行了暗访。

  在掌握了确凿证据后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将这些线索一并交给了北京警方,警方表示将对这些地下局进行彻底地打击,并已经将一家藏身美发馆的局打掉。18名涉案人员被当场抓获。民警在现场起获资19万元,并扣押了包括1台发牌器、14台压注机在内的大批具。

  从2013年秋季开始,就不断有读者给《法制晚报》打来热线电话,反映在北京有全电子化的地下百家乐局。2014年春节过后的一天,徒张强(化名)终于愿意者见面,揭露藏身北京的多个百家乐局。

  与张强见面后,他先是给记者普及了一下什么是百家乐:其实就是澳门场里的一种方式。牌桌上分两家,参的可以在庄家或闲家的位置,然后发牌的分别给庄家和闲家发牌,牌面点数大的就赢了。

  张强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澳门场里的百家乐都是人工发牌的,但北京的地下百家乐局都已经实现了全电子化发牌,并且徒们、结算也都实现了全电子化。

 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向媒体披露此事时,张强从手机中调出一张全家福的照片给记者看,照片中是张强和妻子、孩子在家中的合影。

  输光了、卖了车、卖了房、离了婚,还欠了一屁股的高利。张强懊悔地说,我现在都有把手剁下来的心!

  这家百家乐局位于朝阳区青年路的青年汇住宅小区,该小区临街的一侧是一排商铺。在一家商铺的门口,摆放着一张躺椅,躺椅上有一名年轻男子在玩着手机。带路的张强告诉记者,这名男子是局专门负责把风的。

  见到张强到来,那名躺椅上的男子站起来打着招呼,同时警惕地打量着记者。张强赶紧表示是朋友,想来玩几手,看看手气。把风的男子见到无异常后,从口袋里拿出对讲机,低声说道:开门,有客到。

  随后,这名把风者带领着张强者走向商铺中间的一个防盗门,门里早已有人透过门镜观察着外面的动静,确认无误后打开了厚厚的防盗门。

  进入防盗门后,是一条通向地下室的台阶,下了台阶后又是一道厚厚的防盗门,里面也有人把守。同样是仔细观察后,里面的防盗门也打开了。

  张强半开玩笑地说:就这两层防盗门,警察没有个把小时是打不开的。等警察真打开了,人早就从后门跑了。

  原来,这个局还有其他出口,以备正门被封锁后,里面的人可以从其他出口逃跑。

  整个局是一个面积大约200平方米的地下室,被隔断成了三室一厅的四个房间。在中央的里,摆放着一台带有玻璃罩的机器。所有的房间里都靠墙摆放着沙发,每个沙发前面都放置着一台触摸屏的显示器。

  张强告诉记者,那个带有玻璃罩的机器俗名叫电爪子,其实就是一台电子发牌器。发牌器里有8副经过洗牌的牌,一根细长的管子从这些牌的后面吸住牌,然后把牌放到标有字样的区域,然后比较牌面的点数,最后宣布是庄家赢还是闲家赢。

  每个沙发前摆放的触摸屏实际上是一台电脑,在触摸屏上显示着庄家和闲家的区域,同时屏幕上还显示着徒的资数额。参与者可以点击触摸屏上的资,然后把代表资的电子筹码放在庄家或闲家的位置,这就是。根据屏幕上显示的电子筹码的数额,徒最小可以100元人民币,最大的筹码是1万元一个,徒想下多少都可以。

  在发牌器的旁边,是局的收银台。参与者都要先在收银台存入大量,会被存入一张带有芯片的卡片。徒们把卡片插入到触摸屏的卡槽里,资就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  平均每3分钟,电子发牌器就完成一轮发牌,而在这个时间内,徒也要迅速完成。也就是说每3分钟就是一局,全天可以进行480局的。

  当张强带领记者进入时,周边的沙发上已经坐满了参人员,每个人都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触摸屏。随着一局刚刚结束,参人员有的高声咒骂起来,有的则哈哈大笑。

  找到一个座位后,张强当着记者面将存有资的卡片插入到眼前的触摸屏插口里。不到十分钟,已经赢了上千元。

  在局进行中,局里的几个监控镜头都对准了记者所在的位置,张强小声叮嘱:你是生面孔,他们在观察你。

  在局里的参人员大多衣着光鲜,年龄段从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到老年人都有。这些人看得出彼此都很熟悉,每局结束都要交流一下经验。从言谈中可以听出,这些参与者都在努力地摸索牌面的经验。例如他们口中的长庄指的就是连续出现了多次的庄家赢;反之就是长闲。

  一个值得描述的细节是,平均每两到三局之后,就会有参与者输光了资,起身到收银台继续。而当他们没有的时候,各种银行卡就开始轮番上阵,使得收银台的POS机比点钞机都要繁忙许多。

  在这个场里暗访的一个多小时内,收银台总共收到了将近20万元的,而刷卡的则有十多名参与者。